融媒体联盟

2021年CCTV-4《环球...

2021年CCTV-4《向经...

2021年CCTV-4《中国...

2021年CCTV-2《经济...

大艺名匠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匠优品

刘万鸣:中华文化就是中国精神的品牌

时间:2020-06-11 文章来源:中国品牌 浏览次数:0


【2020.06中品人物专访】

2020年两会前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刘万鸣分秒必争,一面抓紧布署着世界单体面积最大博物馆的各种工作,另一面紧锣密鼓地为自己的提案做最后的打磨。

“今年准备的提案酝酿时间很长,终于可以提交了,虽然做了长时间的考察,但只要一天没提交,就得不停完善。”

2020年全国两会,刘万鸣精心准备的提案是“关于扩大国内大博物馆出国办展自主权,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和“关于中青年教师的政治思想急需再教育”的提案。

这两个提案对于他,一个是责任,一个是挚爱。

01

拓思路,让国内博物馆“走出去”

“我的一个提案内容是加强对外展览的顶层设计,引导国内博物馆从国家文化战略大局出发,分主题、有侧重做到系统而全面展示中华文化,避免‘千展一面’。”

刘万鸣告诉《中国品牌》记者,我国博物馆出境展览虽然内容日益丰富、设计日趋精良,但展览输出结构仍不平衡。中国古代文物展仍为主流,反映中国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对外展览则少,缺少对于中国文化整体形象的集中展示。“比如,2016年我国出境展有23项是古代类,近现代类只有3项。”

调研中刘万鸣发现,我国博物馆在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还存在诸多问题。“受各方面审批限制,我国博物馆举办境外展览联合协作活力不够,对外文化传播能力也不足。”

针对目前国内博物馆“走出去”存在的问题,刘万鸣给《中国品牌》记者首先抛出了一组数据:“我调查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和31家省级综合性博物馆官网展览情况,2018年33家博物馆出国展览仅11个,但入境展览却有61个;2019年33家博物馆出国展览12个,入境展览34个,差距非常悬殊。而且,一般入境展大多都会在国内多地巡展,而我们出境展能巡展的非常少。如2017年我国出境展览47个,其中巡展的仅4个。”

“所以,在这份提案中我建议,首先,国内各博物馆之间能进行的密切合作;其次,政府主管单位能赋予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策展实力较强的博物馆,更多的对外交流办展的权力,使之可以方便组织各级各类文博机构联合对外办展。以此来深耕国外文化市场,促成共同引进、共同输出、多国巡展的规模效应,推动文明交流互鉴。”

他告诉记者,目前文物资源已经成为中外人文交流的金色名片,因此,打造一批中国博物馆展览品牌,讲好中国文化故事,对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至关重要。

02

当馆长,用理性和感性让文物说话

2019年夏,在教育战线工作近20年的刘万鸣被调任中国国家博物馆任副馆长。从那时起,他的身份就由一名师者转变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领导。

中国国家博物馆是世界上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博物馆,也是中华文物收藏量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2019年,参观人数高达750万人,位于世界第二。

作为这样的一个博物馆副馆长,不仅要有文博专业的“理性”,更要有直抵人心的“感性”。而刘万鸣则是为数不多具备这双重能力的人。

在他走马上任的这一年,他力争通过各种形式的展览来让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文物和艺术品“活起来”。“这些文物和艺术品的文化底蕴需要我们用心灵感受的展览方式,去传播、展示,只有这样,其蕴含文化的深层价值,才能传播得更远。”

目前,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很多重大重大展览,背后都有刘万鸣的身影。“高山景行——孔子文化展”、“向往经典——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邀请展”、“屹立东方——馆藏经典美术作品展”等一系列重磅展览,全景式地向观众展示了5000年中华文明的“精髓”,并在全国艺术圈里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文化热浪。

“在对‘屹立东方——馆藏经典美术作品展’布展时,当我们亲手展开开国大典升起的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陆续捧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毛泽东在开国大典上使用的话筒时,内心的激动和神圣感无以言表,我仿佛瞬间置身于1949年的天安门广场上,亲耳听到毛主席用浓重的湘音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些珍贵文物,是我们那个伟大时代的见证。我相信每个来到国博参观的人,都会为之感动!”

每每谈到在博物馆里工作的最大感受,刘万鸣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是触动、情怀、感恩、传承,用他的话说,倘若只有冰冷的专业知识,而没有一个艺术家的真诚、热情、温度,是无法享受这份工作带来的快乐和成就感,也做不好博物馆工作。

03

谈传承,国博是中华文化的祠堂和祖庙

中国国家博物馆是集中反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国家最高历史文化艺术殿堂。在亚太地区,它已连续多年稳居参观人数榜首,但是人们总是不可避免的将它与故宫相对比:同在天安门这个最核心的位置;同是国家一类综合博物馆;同样也是年轻人热衷的参观地……

故宫博物院前任院长单霁翔曾说,作为世界五大博物馆之一,故宫博物院拥有三大“独一无二的世界级文化资源”。

对此,刘万鸣对《中国品牌》记者说,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故宫博物院的定位不同,因此两个馆的特点、优势、侧重等等都存在差异。故宫是基于明清两朝皇宫建筑,有集中华文化于大成的建筑,而且故宫囊括了全部门类的藏品,称其为“天下第一库”绝不为过。而中国国家博物馆,既然是‘国家’的,具有中国精神中国气派,那必然要覆盖祖国四面八方、东西南北。既要反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还要反映中华文化整体发展过程中重大历史事件、重要历史节点。不仅是收藏、保管、展示文物的场馆,更是连接历史与当下生活、连接公众与多元文化的纽带。

谈起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收藏,这位副馆长颇为自豪。他表示,从传承的角度看,中国国家博物馆在贯穿中华古今文明的同时,更重要是体现时代精神引领我们文化自信,是爱国爱民的教育基地。

刘万鸣对《中国品牌》记者表示,中国国家博物馆应该是参观者的知识课堂,要让他们了解中国的历史对中华文化充满自信。爱上博物馆,还要用现代人喜闻乐见的形式,讲好文物故事。

在他看来,眼下的“文博热”是人们对精神文化追求的体现。

纵观目前“文博热”现象,从“故宫上新了”到“国家宝藏”、从“带孩子看展”到艺术竞技、从亲子互动再到如今遍地开花的文化节目,文博热浪就像一阵风,此起彼伏。

对此,刘万鸣稍有顾虑,“这种热度是好事,但也有问题存在。比如,做文物类专题文化节目,首先是建立在大量的学术研究基础之上的,若没有研究,自己都搞不清这些器物在历史上的用途,谈何活起来?”

“让老百姓真正爱上博物馆,绝不能单靠一档综艺节目的助力,更需要博物馆人持之以恒的努力,真正活化文物很难,让文物活起来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刘万鸣说。

04

说教育,做人有“德”才能有“品”

虽然,刘万鸣现在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但同时也是中国艺术研究院、西安美术学院的博士生导师。他始终认为教师、艺术家是自己最重要的标签之一。

他对《中国品牌》记者直言,“从事教育20多年,我感觉现在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对中青年教师的思想教育尚存缺陷。”

在刘万鸣看来,随着越来越多的85、90后步入教育的岗位,在多元价值观的冲击下,如果没有正确的政治思想品德引导,在网络通信高度发达的今天、真假难辨的信息轰炸下,这些年轻的老师很容易迷失自己。

中、青年教师起着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重要作用,他们的政治思想水平如何保证到位,一直是困扰刘万鸣的问题之一。他说,“老师是学生的灵魂导师,言语和行为对学生文化的认知和各种思想形态的形成,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今年的平时提案《关于加强中青年教师爱国主义思想教育》,也是刘万鸣长时间的思考与考察而来的。

“我去延安干部学院学习期间,跟当地的老人聊天,听他们给我们讲当年延安感人的故事,参观延安枣园、抗日军政大学、鲁艺……这种实地身临其境的感受,与我们单在书本上了解到的中国革命的历程、延安革命精神感受是不同的。教育离开人民群众和生活体验,我想这种教育时间长了会变得苍白。”

刘万鸣认为,人的成长是一辈子的事情,绝不单单在中小学、大学等就能全部完成的。修德是不分年龄段的,应该伴随人的一生。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培养博士生,刘万鸣有自己的“规矩”。他认为,做人有德才能有品。“德”不高,“格”就会不高,品格不高一切就无从谈起。

其实,《中国品牌》记者也深感,与刘万鸣对话,更像是听一位博学的长者在授课,从孔子到钱学森,从艺术到数字经济,他的话题涉猎范围及跨度之大,令记者暗自震惊。每谈到一个问题,他都会条分缕析地说出自己的观点:“孔子作为一名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虽然是中国悠久历史传统的见证,但他不只属于中国,更应该属于全人类的精神财富;优秀的传统文化就是中国精神的品牌,是无价至上的……”

05

聊艺术,让作品承载价值蕴含精神

多年来,刘万鸣先后荣获中国青年艺术家提名奖、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文化名人暨“四个一批”人才等几十项殊荣,但质朴而又率真的本性并未因此改变。他对《中国品牌》记者说,一个人如何把自己的价值变大,首要知道自己的“小”。

“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擅长剪纸的母亲就是我的启蒙老师。那个时候的农村生活物资贫乏,但我精神却很充实。我经常一个人安静的蹲在地上研究蚂蚁,在水边一动不动地观察小鱼……大自然中的很多事物对我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这段经历为他日后的艺术之路埋下了种子,并在此后的几十年里生根发芽。

“以童心打量周围世界,更能看到美好的东西。”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上百万件的艺术珍品里,刘万鸣用他丰富的艺术感受力找到了创作的灵感,创作了一系列饱含深意的作品。

这些作品表面上看,与他以往的创作风格没有不同,但熟悉他的圈内专家一眼就看出了不同。

原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先生看到他这一系列作品后,惊讶的说:“我们应该好好研究一下,他到国博工作,作品的气象发生变化,作品带给我的感受就大不一样了。自然之中又蕴含了厚重,更能触及人内心深处。”

对此,刘万鸣告诉记者,是这些朝夕相处的艺术珍品,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他。

“现在,很多人把事业和爱好分成两回事,其实,对我而言,事业和兴趣是相辅相成的。以前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侧重教学,艺术创作,而现在在博物馆工作,每天浸润在这些文物里,更是可以将我的工作和专业融为了一体。”

他告诉记者,“中国文化的积淀,中国文化的厚重,需要我们后人去用心研究和继承。作为艺术家,我们一定要让自己的作品在前人的基础上,承载价值、蕴含精神。”

从这个角度看,这位艺术造诣极高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一言一行、一画一作无不在诠释着这种传承的力量。


关于我们 公告通知 企业荣誉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认证查询 《品牌时刻》栏目组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 © www.cczg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 010-8069952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信安门38栋101
联合摄制单位:中忆文化传媒(山东)有限公司
地址: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八一路亿联大厦2203室
CCTV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告代理编号:202100000000912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鲁)字第1598号
鲁公网安备 37170202666040号 鲁ICP备19038259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