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媒体联盟

2021年CCTV-4《环球...

2021年CCTV-4《向经...

2021年CCTV-4《中国...

2021年CCTV-2《经济...

大国工匠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匠优品

高德康:成功比拼的是精神耐力

时间:2020-05-06 文章来源:中国品牌 浏览次数:0


“苏商”身上大多都共有的一种气质:刻苦务实的处事风格、聪颖精明的为人之道……
高德康身上就散发着这种“苏商”气质。有材料表明,苏商中,

大多出身草根,白手起家,在历经万千磨砺后,闯出一番广阔天地。
而高德康的创业历程无一不符合这种描述。一头浓密的黑发,一身深色正装,搭配红色条纹领带,精致硬朗外形,完全感受不出波司登集团的掌门人高德康已过花甲之年。在与他交流中,《中国品牌》记者感受到的不是一个企业大佬,更像是稳健谦虚的创业大师。在谈到危机、品牌、战略的时候,他说:“不管外界环境好坏,我们不依赖运气。”事业篇:创业是一场修行中国品牌:您对波司登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怎样考虑的?高:在当下环境下,我们必须主动转换思维,主动拥抱变革,从内部思维转变为外部思维;从自我认知转变为用户认知;从产品意识转变为品牌意识。为此,我们回归创业之初“品牌引领”的打法,激活品牌力量,提升品牌高度,以品牌的力量,拉动渠道、产品、供应链等方面进行全方位升级。结果大家也看到了,最近几年,波司登无论是经营业绩、品牌势能的提升,还是团队的成长等等,都取得了领先行业的优异表现。中国品牌:这次疫情,您是否洞察到了服装领域的新趋势?高:后疫情时代,我们对变革和“不确定”的理解有多深,企业创新的高度才有多高。疫情对现有产业格局冲击影响较大,结合5G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时代前沿技术应用,有可能刺激行业迸发出巨大的发展空间和活力。我们正在以互联网为依托,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对业务各环节进行升级;管理方面,我们正在打造扁平化、赋能的、网状型组织架构。我们不仅要了解企业员工的核心需求,也要与合作伙伴成为事业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这样才会使企业价值持久化。中国品牌:无论什么改革,都会引起争议,您怎么看待这些争议?高:在争议中前行,是一种常态,我也要以平常心来看待。这是一个巨变的时代,没有人会永远正确,没有人可以凭借经验,获得永远的成功。只要我们改革始终紧扣“顾客价值”这个核心,不断丰富品牌内涵、提升品牌价值,以品牌的力量引领渠道、产品、形象、供应链等全方位升级,最终必然能赢得时代消费者。争议也就自然销声匿迹了。中国品牌:作为草根企业家,您多次濒临破产,却又都实现逆袭,其中有什么故事吗?高:创业,本身就是一场修行和提升。挑战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逆袭是在1994年。那时,小平同志发表南方讲话指出:“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创造出中国自己的名牌,否则就要受人欺负。”我听了这话深受触动,于是就注册了“波司登”这个商标。然而,两年后,也就是1994年,我们遭遇了第一次大危机。由于对市场缺乏了解,生产的23万件羽绒服只卖了8万件。2000多万元的货品全积压在仓库里,原辅料工厂、加工厂、银行等纷纷跑来要账。那段时间是我最难熬的日子,彻夜难眠,经常在梦中惊出一身冷汗。我不停地在市场里寻找问题根源。很快就发现了当时羽绒服行业的通病:太臃肿。我意识到,做产品一定要从市场消费者的需求的角度出发。1995年夏天,我们在王府井百货开展羽绒服反季促销,我亲自设计了红白蓝三色带五角星的外拎袋,非常时尚,视觉冲击力超强。当时的王府井满大街都是拎着波司登外拎袋的消费者,我们也因此打出了知名度。那一次危机,让我真正感受到品牌的重要性。中国品牌:近两年经济不确定因素很多,在下行压力下,您的压力来自哪儿?高:疫情突发,对服装制造业上游产业链(含鹅鸭养殖、羽绒羽毛加工等)、外贸接单及出口冲击较大,中短期面临市场和成本的双重压力。这个特殊时期,我面对的压力也是空前巨大的。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管理团队如何认同战略并始终保持思想和行动的一致;二是,面对市场困境,通过哪些具体的举措,确保集团健康、可持续、高增长目标的实现;三是,如何把这次疫情危机,变成企业自我变革的契机,打造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中国品牌:是什么契机让您励志做羽绒服的?高:1975年初夏的一天,我在上海为一位教授上门做服装。在他们家的报纸上,我看到了中国登山队登顶珠峰的报道。这则消息震撼了我,因为我们家三代是做服装的,我对他们穿的登山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首次认识了服装的功能性和专业性。也是从那时起,我立下一辈子做羽绒服的志向。中国品牌:在产品同质化的今天,怎样保持与众不同?高:我们一直坚持“兼容并蓄、开放包容”的品牌文化,在专业度、时尚度等方面赢得市场。首先,我们的产品,要经过几十项产品检测,我们的产品标准高于国内外标准。对于服装行业存在同质化竞争的问题,我们一直是用“高品质、差异化”的竞争策略来取胜。此外,作为一个企业家要时刻保持创新的激情,要将自己的目光放在长远的未来,以最好的产品,服务未来更多的顾客。再有,就是信心、坚持。特别是在面对压力的时候,信心是基础,是武器。我不管外界怎样,就是想把自己的事做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全力以赴的坚持下去。观点篇: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成长的企业中国品牌:您认同国内市场加拿大鹅被波司登全面碾压这种说法吗?高:坚定从容地做好自己,才是最大的成功。因此,对于其他品牌,我一向不做评论。从创业至今,我认为,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不断成长的企业。波司登能有今天这个成绩,不是从市场获取短期利益所得。我相信,做百年企业其实就是做人,做最好的自己,并和同样有追求的人一起走下去。中国品牌:很多上市公司用融资、杠杆等方式增利润,波司登在香港上市,您选择打磨品牌这样一条看似缓慢的上升之路,是怎样考虑的?高:品牌建设是一条漫漫长路。树立品牌效应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这也是国内很多企业缺少的。我们上市并不是想从资本市场获取短期利益,而且,我们在资金上一直没有压力,之所以在香港上市,是想借助这个开放的国际大平台,打造波司登在全球市场的影响力。2020 年是我们“聚焦主航道、聚焦主品牌、收缩多元化”战略转型升级的的第三年,随着品牌力、产品力、渠道力的全面提升,波司登将继续释放转型红利。中国品牌:波司登日益壮大,您对企业家使命与责任的理解有什么变化吗?高:有变化。企业小的时候是自己的。壮大之后它是属于社会的。作为一名波司登掌门人,这时的责任感可能不只是基业长青,还要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努力多解决就业、提高纳税,带动上下游产业良性发展。此过程中,我出资了5000万元,成立了由国家民政部直属管理的波司登公益基金会,开展从赈灾救援到希望小学、希望医院,从革命老区到春蕾女童、孤寡老人、环卫工人等一系列公益活动。这次疫情爆发时,我们第一时间捐赠了15万件总价值 3 亿元的高品质羽绒服。所有物资采取“直接联系、直送一线”的方式,把最温暖的羽绒服送给了全国抗疫一线可敬可爱的工作人员。以产品暖人,以公益暖心。中国品牌:从100多元跨越到11800元天价,波司登这种价格定位怎样形成的?高:对我而言,关注的并不是价格的变化,而是产品创新的方面。与价格定位相匹配的,必然是产品本身的价值。去年我们推出了全球顶配级别的登峰系列,该系列集众多行业领先的设计理念、新兴科技和创新工艺于一身,突破了羽绒服工艺与制作的极限,在面料、科技与工艺等各方面都达到全球顶配,重新定义了专业羽绒服。中国品牌:很多企业号称是在“创新”,其实大部分都是PPT创新,您怎样看?高:PPT创新的背后,必定是虚假繁荣的乱象,在未来的竞争中,一定会非常被动,甚至失去市场地位。近年来,整个服装制造业都发生了深刻变革,人工智能、5G、大数据等技术加快落地,行业智能制造深入发展,上下游产业链之间的协同紧密高效……与此同时,从线下品牌到线上品牌,品牌发展的模式也不断丰富,而能帮助我们与这个时代更加和平共处的有效的方式,就是开放、学习、创新。我们要以更广阔的视角,创新业务模式、商业模式、运营管理模式以及工作模式。中国品牌:您怎么看待中国民族品牌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高: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国内诞生出一大批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其中有些还成为了国际市场上的佼佼者。其中,中国民族品牌在全球市场中认可度的正在不断提高,在国际市场上地位也不断提升。目前,中国服装制造业经过数十年的拼搏和发展已经形成了全球体量最大和最为完备的产业体系,涵盖原料供应、设计研发,纺织染加工、服装制造和运营零售等,今后在国际市场上必将占主导地位。今年,波司登以独立品牌身份登陆伦敦时装周官方议程,就是中国品牌在国际时尚舞台自信、自强的“发声”,就是核心竞争力提升的表现。个性篇:骨子里有征服基因中国品牌:作为行业精英,您平时是怎么吸纳新知识或掌握新技能的?高:已知的半径越长,未知的圆周就越大。创业与创新的路上,通过阅读各种书籍,我避免了因知识结构老化而掉队的危险。阅读时间上,办公室繁忙的环境很难静下心来,我更喜欢在睡前夜读,或是在节假日安静阅读。此外,对我来说,每个人、每件事都有可学习的地方。我通过接触大量的人和事不停地获得自己需要的知识点。我经常说,创新无止境,学习也无止境。中国品牌:什么性格特点成就了您今天的事业?高:波司登是我人生的骄傲,44年来,我和它一起征服了一座又一座险峰,超越一个又一个高度,这和我个性中“勇攀高峰、永争第一”的性格特点息息相关。我坚信,不久的将来,这些80后、90后、00后一定会看到波司登屹立于全球影响力最强品牌之列。中国品牌:工作之余,您喜欢什么?高:我喜好比较分化,一方面我喜欢驾驶,追求“狂奔”的感觉;一方面,我偏好书法,喜欢静下来思考的时光。我人生中的第一辆车其实是一辆永久牌自行车,现在它还被收藏在公司的博物馆里。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为上海的服装厂做代工,我三天两头都要骑着这辆自行车到上海送货,常熟到上海往返200公里,而且都是石子路,非常难骑。去时带上加工好的100多斤重的服装,在上海跟厂家联系业务大概需要5个小时,之后再驮着一百多斤的面料,连夜返回村里,来回15个小时。风雨无阻,骑车“狂奔”的岁月里,燃烧着我们对事业的火热激情。工厂发展起来之后,1983年,我买了第一辆幸福牌的A型摩托车,代替自行车往来上海,摩托车更快了,我也跑得更勤了,我经常一天两次、甚至三次往返于上海常熟两地。从1983年到1987年的5年时间,我骑坏了6辆摩托车。直到1987年,我买了一辆法国进口的标致皮卡汽车。在追寻速度的一面,书法是我另外一种爱好。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书案上铺一张白宣,调一盏玄墨,安宁的心绪让我能够摒弃杂念,靜下来沉淀、思考。业界说他让品牌“引领潮流”【刘平均 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理事长】波司登能够始终保持行业领先,和掌舵人高德康密不可分,我尤其赞赏他的品牌意识。在90年代很多企业家没有品牌意识的时候,他就敏锐的感知到,品牌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第一生产力。并且,他能够通过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让品牌一步步成长起来,在中国家喻户晓。波司登品牌这几年越来越有活力,国内外消费者享用波司登品牌、show波司登羽绒服,已成为当今时尚。波司登的宝贵性在于它能打造中国品牌的正能量。我国需要一大批像高德康这样的领航人,形成中华民族优秀品牌的正能量,代表中国走上世界,在全球品牌经济浪潮中引领潮流。望向“星辰大海”的探路先锋【孙瑞哲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波司登品牌家喻户晓。作为改革开放后引领中国品牌发展的“探路先锋”,高总以“敢做敢为”的企业家精神、“造福人类”的人文情怀、“奉献社会”的责任担当、“朴实执着”的人格魅力,塑造了波司登的品牌内涵。时代在发展,环境在跃变,消费在升级,高总对“顾客价值”的追求始终没变。对创新的执着、对品牌的聚焦和对理念的坚守,让波司登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获得了发展的新机会,为低谷中的行业态势打开了新的视野。高总快速应变、突破创新的节奏使得波司登变得越来越年轻。心怀梦想,踏实做事,波司登品牌是中国纺织服装行业,中国民族品牌当之无愧的骄傲。有速度,有激情,他的人生永争第一【王耀 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我是1994年与高总工作相识。高总爱车,他酷爱那种突破极限又需要极度专注的状态。大胆,求新,超前这是我对高总最深的印象。他创业四十多年,见证了中国服装行业从星星之火成就燎原之势。局外人无法想象,期间经历了多少市场环境的变迁、科学技术的跃变、商业格局的蜕变。但高总是一个向前看的人,而且向前看得很远,他是第一个将羽绒服变时尚的人。驱动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高总持续成功的秘诀,是天赋的商业直觉和品牌敏感度,更得益于堪称“可怕”的执行力。他是一个随时准备战斗、永不服输的人。

关于我们 公告通知 企业荣誉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认证查询 《品牌时刻》栏目组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 © www.cczg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 010-8069952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信安门38栋101
联合摄制单位:中忆文化传媒(山东)有限公司
地址: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八一路亿联大厦2203室
CCTV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告代理编号:202100000000912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鲁)字第1598号
鲁公网安备 37170202666040号 鲁ICP备19038259号-3